咕咿哒

雷总!雷总!安哥!安哥!

关于成为炮友的准则【5】

光将云染成了霞,火红的海流淌在白泽的脚下。

他盯着一朵云表情看似放松,脑海中想的却是与他表情差了八百里的事-----鬼灯要去澳大利亚度假woc这个世界崩坏了。

???度假???鬼灯???

嗯?天国终于决定给居民们配置刑具了么?富奸连更一百章?歌之王子殿下终于抛弃了女主过上了没羞没臊的搞基生活?
白泽的内心天人交战 ,仍然不影响他那看似是享受黄昏美景的脸庞。但如果仔细看,他的嘴角是绷着的。

没察觉到自己伴侣那复杂的情感,鬼灯瞥了眼表,拍拍白泽的肩:“快到了,安全带系上。”那在心里天灾人祸海枯石烂的人放过了云,转而幽幽地盯着辅佐官,问出了几天不变的话:“你怎么突然想去澳大利亚?”

“……”鬼灯额头上的青筋跳了跳。
他呼出口气,一巴掌拍到白泽的兽头,恶狠狠地回答:“闭嘴!”挨打的白泽委委屈屈地扣上安全带,揉了揉头道:“可你是传说中,工作是老婆,文件是女儿的鬼畜公务员啊。”
鬼灯翻了个白眼:“那你算什么?”
“我是你的小情儿啊……”
“……”

小情侣的目的地是澳大利亚某个知名动物园。 看见了鬼灯抱着考拉后露出那微妙可怖的神情后,白泽颤抖着双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大概自己的神经已经崩坏了吧。

炮友写完了。接下来就是小情了。
我大概会整理成个长条吧。

【安雷】不是所有金主都能压到满意的小情儿

客厅多了把躺椅,椅子泛着金属光泽,棕黑的色系,蝎子的形状。雷狮蜷坐在上面,捧着手机刷微博。安迷修进门就看见他,马上意识到这败家玩意又乱花钱。

他重重咳一声。
“咳嗯。”
“啊。”雷狮没有抬头,仅嘴上说道:“安迷修你回来啦?我今晚想吃糖醋排骨。”言下之意,还不快去给你家大腿做。
厨娘安迷修并未听从自家金主的命令,扔下公文包和菜,大步走到雷狮面前,质问道:“你是不是又乱花钱了?”虽然嘴里说出来的是疑问句,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
“嘿!”雷狮拍拍躺椅,不屑地笑了笑:“安迷修,你有没有被包养的自觉啊?”

两个月前,雷狮的公司被卷入一起刑事纠纷,安迷修的调查组受命上门调查。当时被老头子逼婚弄得心烦意乱的雷狮总裁正巧看见了高大英俊正气凛然一看就是能搞出点乐子的安警官,于是甩给他一份包养协议,并附赠了一个孟浪的舌吻。
单身的安迷修当时就想正法了这个人模狗样的变态,但听他的小助理可怜兮兮地诉说,其实他们家总裁是个小时候爸爸不疼妈妈不爱,只能与年迈的爷爷相依为命的小可怜。骑士道的精神瞬间爆发,励志要温暖内心空虚,孤寂冷漠的小宝贝。
许是因为那个吻的滋味太让人着迷,安迷修摸着嘴唇,于骑士道的大爱和情色的迷魂汤下,把自己卖了出去。【助理:计划通】

回到现在。

安迷修听见小可怜这一番不知悔改的混账话,一口气差点没上来,心想这朽木可谓不可雕也。他抢过手机扔到一边,恶狠狠地把金主按到椅子上。雷狮吓了一跳,随后又为安迷修粗暴的动作兴奋起来。他眯起紫色的眸,舔舔嘴角,挑衅道:“怎么,要来点狂野的?”

安迷修盯着被他影子笼罩的雷狮。后者上身穿着宽松的家居服,随着动作隐隐能看见乳尖,两条又长又直的腿被他分开,紫色的瞳孔跃动细碎的光芒。
他呼吸一窒,吞了吞口水,感觉下腹一阵火热。安小情儿缓缓靠近雷师,二人鼻尖贴着鼻尖,唇马上就要贴在一起了-----

身处上风的安迷修突然抽身离开,转身面对门口,边走边想:自己那骑士道已经被这小妖精扔到爪哇国去了。天天被诱惑的神魂颠倒,纵欲过度的骑士是不会有好下场的。暗自下个决定,今后要变为一周一次。 他没有看见,身后的小妖精神色诡异地凝视自己的背影,并从身后掏出了一包不知道从哪里弄来的迷药。

拎起袋子的安迷修没有察觉自家金主肚子里的小九九,而决心要迁怒于金主娇贵的舌头与胃。
他一步三摇地晃进厨房,幸灾乐祸地喊道:“今晚吃全素宴!”随后抓起一大片绿油油,开了水龙头,充耳不闻客厅里小狮子的怒吼:“安迷修你今晚给我等着-----!”

【p.s.有点ooc,我再去补一下人设。注意是安雷!安雷!安雷!】

关于成为炮友的准则【4】


震惊!地狱第一辅佐官,竟对天国神兽做出了这种事。究竟是道德的缺失,还是鬼性的沦丧,请关注……
http://www.jianshu.com/p/5cdd381ed1ec

还有最后一点,就完事啦( ´▽` )ノ

关于成为炮友的准则【3】

“啊!!”深处被突然开拓的恐惧使白泽不由得喊出声。
http://www.jianshu.com/p/44200ea9c172

我错了,卡肉不道德。
忘了手里还有这个稿子。
本来有很多肉的情节,但是我胖了,所以全删。

最后的执着 【西索普通向 cp既视感】

周游世界各地。

与其说是周游世界,不如说是跟随着这个人的脚步,用自己的双手一点一点满足无法压制的翻腾的欲望。

而在这旅途中,也收获了许多苹果。
愚蠢的烂苹果,可爱的青苹果,诱人的大苹果。

每每寻到一个,便忍不住伸手调教。
但即使是这样,对于他,对他产生的欲望,从未停歇。
随后这个欲望就没有了宣泄的地方----------
不是为了他,而是为了自己,踏上解决问题的道路。

脚步其实从未停止,而跟随他时,却不知不觉,站在了原地。

但是还好,问题解决了。
也因为这样,体内沸腾的力量,填满胸膛,冲出喉咙。那里,似乎都硬了起来。

已经控制不住了。

好想,好想来一场……想和他痛快淋漓的……想接触他紧绷的肌肉…想体会他隐隐压制住兴奋和紧张的,故作冷静的表情…想体验那无穷无尽的变幻之能想和那无与伦比的智慧战斗想亲自体验他力量的无穷想品尝他鲜血的甘美想肌肉与肌肉碰撞发出的声响想最后一击时他反抗的动作想触碰他尸体的快感和灌满全身的兴奋想和他战一场!

……

想和他,战一场。

轻轻地笑了。

目标快要达到了。身体早已不需要理智来控制。待反应过来之后,一步之隔遥,万众欢呼,灯光璀璨。
前面,是竞技场,是角斗场,是只有一人能生存下来的绝境。

是我和他,最耀眼的战斗。

p.s. 突发奇想写出来的,虽说并不萌西团/团西cp,但还是为西索男神的执着捏了把汗。竞技场一战后虽然没死,但也是重伤。【先为侠客和库哔默哀两秒
现在富奸又停更了,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继续【忧郁托腮

关于成为炮友的准则【2】

灯光微微泛黄。 感觉身体一阵寒战,这才发现,自己赤裸地躺在床上。手、脚皆被铐住,动弹不得。 房间右侧有一个巨大的柜子
http://www.jianshu.com/p/30888a7db5e5

关于成为炮友的准则

第一次连载略略紧张。下面正文。

白泽与鬼灯成为炮友后,就再也没有精力勾搭妹子了。
“鬼灯这家伙体力真好啊…”白泽躺在床上:“干了一晚上还能精力充沛地去上班。不愧是几乎能独裁地狱的人。”
“自己就不行了。”他苦逼的揉揉腰:“活了几千年,体力远不如从前,药铺都在下午开了。”
每天晚上的战况都很激烈,鬼灯总是会做足前戏后在肏白泽,而此时后者已经要高潮了。
“哇唔我在想什么!”白泽把脸埋在枕头里,耳间微微泛红。“才,才不是喜欢那个混蛋呢!”
 
晚上
白泽抱着兔子百无聊赖地坐在床上。
按理说此时鬼灯应该已经回来了,今天怎么……
时针又转了一圈。
“啊哒!”他把兔子扔到床上,抓起外袍,抬脚准备出门。
桃太郎正在客厅里研药,抬头就看见白泽急匆匆地出门。
“白泽大人!鬼灯大人他还没回来呐!”
“不等了!”
“可要是他回来了呢?”
“那就打电话给我!”
“哦……”

 地狱的花街永远在傍晚衣香鬓影,灯火如昼。
妲己的提前关门,只为了一个冤大头。
白泽拿着酒瓶醉醺醺地与一群美女嬉笑。
“哎呦您可好久没来了。”妲己抱着白泽的手臂左摇右晃:“您是太忙了么?还是有什么要紧的事?”
“还不是因为,嗝,鬼灯那混蛋。”白泽眯着眼,露出烦躁的表情。
“哦呀?”妲己似乎嗅到了JQ的味道:“您和鬼灯大人……?”
 然而好色的神兽并没有听见妲己的话,手不安分的袭向身旁美女们的胸,惹来一阵娇呼。

“铃铃……”手机铃声从白泽脱下的外袍兜内响起。
妲己瞥了一眼白泽,后者似乎并没有听到,她偷偷接起了电话。
“桃太郎?”妲己模仿白泽的声音说道。
“白泽大人,鬼灯大人来电话说今晚不会来了。”
“嗯,我知道了。”
“那您是打算……?”
“你不要管了。”看见白泽向这里走来妲己迅速挂了电话。
“小妲己( ´▽` )ノ你在干什么啊?”
“人家是怕大人您没有带足钱啊~”她悄悄把手机放回原处。
“怎么可能嘛( ´▽` )ノ我是不会,嗝,对美女吝啬的哟!”
“那是,大人今晚要好好地陪我们玩呐~”
“好啊诶嘿嘿嘿~”

 在现世科技已经广泛使用的地狱,妲己早就成为智能电脑与手机的忠实使用者,并且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
一入腐坑深似海,从此直男是路人。
白泽大人和鬼灯大人…哼哼…
 
“啊……”发出的嘶哑的声音似乎不像是自己的。白泽扶着额头,缓缓起身。
“水……”
身旁有一只手递过来一杯水。
“谢谢…”白泽一饮而尽,不料睁开眼却看见一块红赭色与黑色的布料。
“!!!!”白泽脸色瞬间苍白,脑海中浮现昨晚宴饮作乐的一幕幕场景。
正当他的脑袋高速运转思考对策的时候,身旁的人发话了:“好点了么?”
“啊…啊,好点了。”
“那就走吧。”
白泽正想站起,却发现全身酸痛,根本无法支撑起来。
“啧,麻烦。”

 “诶?!”天旋地转。
回过神时,白泽已经被鬼灯抱起,走到街上。
“诶?诶等等!鬼灯?!”白泽慌乱地想把鬼灯推开,奈何全身乏力。
他自暴自弃地用手把脸捂上。然而街上的人都早已熟悉了白泽万年不变的套装。
“哦呀,那不是白泽大人么?”
“真的是诶,为什么会和鬼灯大人……?”
“……”罪魁祸首仿佛未听到一般,自顾自地往前走。
“喂!鬼灯!放我下来啦!”白泽小声地呵斥鬼灯。
“……才不要。”
“……哇啊!你这固执的小鬼!”

 天国,白泽家。
鬼灯脱掉白泽的外衣,把他放在床上。如同鱼儿入水般,白泽迅速的钻进被窝,防备地看着鬼灯:“喂,你不会乘人之危吧?”
“……哪来那么多蠢话,快点睡觉!”
鬼灯用被子捂住白泽的头部。
“哇啊啊啊!谋杀神兽啦!”
白泽把被子掀开:“你这恶鬼!果然没安好心!”
“……”鬼灯露出白牙,森森一笑:“你睡不睡?”

 “……”白泽在恶鬼的淫威下妥协。
闭上眼睛,在温暖的被窝的怀抱中沉沉睡去。
他做了一个梦。
梦里一个面目模糊的人把他抱起,和他一起泡入天国的酒泉。泉水微漾,他就这么静静地看着无边的灼灼桃花。那人仍抱着他。奇怪的是,白泽并没有反抗。或许是因为骨头在这温暖的泉水中已经酥软,肌肉被酒浸得快要化了。也或许是因为……